文化12月29日,22年前,美国有一个电视内容分级系统。
2019-11-22

    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离年底还有12天。

    今天,1996年,国会、电视业和联邦通信委员会共同提出了“电视家长指导方针”制度。那一年,美国国会刚刚通过了1996年的《美国电信法》,号召电视运营商开发一个自愿评分系统,这成为现实。

    从那时起,大多数电视连续剧、电视电影和电视上播放的电影都获得了收视率,从所有儿童的TV-Y到17岁以下的未成年人TV-MA不等。例如,2011年推出的电视连续剧《权力游戏》被评为TV-MA。从1997年开始,电视台除了原来的七个层面外,还需要对节目内容做更详细的标注,如“L”代表“粗俗语言”,而“V”代表“暴力”等等。

    给娱乐节目评分并不新鲜。1968年,美国引进了影响深远的电影分级制度,“审查制度”已成为电影业必须面对的问题。相比之下,电视行业更为保守,为了迎合尽可能多的观众,他们在节目制作上设置了许多禁忌。直到20世纪70年代,当最初的制作原则被打破,越来越多的“非凡”内容出现在电视上时,父母才开始担心暴力和色情,并产生了对评分的要求。

    与电影分级系统不同,电视分级更多地依赖于行业自律。毕竟,每天有超过2000小时的电视节目要收看。电视台播出节目时,必须将分级图形封装在节目信号中。在程序开始时,程序会在屏幕上自动显示一段时间。父母可以决定是否让他们的孩子看这个节目。电视运营商还成立了一个监督委员会,以确保评分制度得到持续实施。

    内容分类系统还与硬件设施结合使用。根据美国1996年的电信法,从2000年起,所有在美国生产的新电视机都必须配备“V芯片”,并且密码只由父母控制。这实际上为父母提供了一个儿童锁,让他们选择阻止他们认为不适合孩子观看的内容。

    电视分级制度的有效性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电视台自愿采用的分级制度不可靠,电视Y7(适合7岁以上人群)节目中也含有许多暴力元素。电视分级监督委员会的发言人回应说,96%的被采访家长对评分的准确性感到满意。

    的确,有人怀疑《海绵宝宝》中的一些情节被过度审查为暴力内容。也许更重要的是,父母不再能够和孩子一起看电视了。大多数孩子也习惯于观看iPad等移动设备上的节目。YouTube、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已经建立了自己的评分体系,家长们也需要培养孩子判断和自律的能力。当然,前提是有这样一个参考评分系统。

    此外,还有:

    最后一次登月

    1972年的今天,三名宇航员乘坐阿波罗17号在萨摩亚群岛东南650公里处着陆。八天前,宇航员尤金·塞南最后一次接触月球并返回月球舱。从那时起,人类就再也没有登上过月球。

    阿波罗17号的返回标志着阿波罗计划的结束。从1961年到1972年,11艘载人阿波罗飞船执行了7次登月任务,12人登陆月球。它使美国在太空竞赛中超过苏联,并帮助美国宇航局迅速扩大。阿波罗计划完成后,美国宇航局将重点转移到了同样昂贵的航天飞机计划上。

    去年,我们用一个特别的话题来纪念上次登月40周年。

    阿波罗17号宇航员尤金·塞尔南在月球上。

    中英联合声明

    今天,1984年,经过两年22轮谈判,中英两国政府首脑终于在北京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两国领导人见证了这一声明。

    该文件确认,中国将于1997年7月1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自文件生效以来已进入过渡期。英国对香港和中国的行政关系负有临时责任,中国政府还重申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肯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今后享有的许多权力。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两国继续在香港进行博弈。香港1992届州长Patten Dingkang上任后,提出了香港政治体制改革方案,改变了联合声明所要求的“现状”。这一行动仍然影响着香港社会和中英关系。2017,中国和英国举行纪念活动,纪念香港主权移交第二十周年,对联合声明持不同解释。

    弹劾克林顿

    二十年前的今天,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对克林顿总统的弹劾案,指控他作伪证并妨碍司法公正。此前,克林顿在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性丑闻中做出前后不一致的声明,导致相关指控。克林顿成为美国第一位被弹劾的当选总统。

    尽管众议院作出了弹劾的决定,克林顿还是如预期的那样保留了总统职位。1999年2月,由100名参议员组成的美国参议院决定弹劾克林顿。50人认为克林顿妨碍司法公正,未能达到法定的三分之二多数。克林顿被宣告无罪。

    一些观察家认为,克林顿的弹劾对后来的政治影响很大。例如,在随后的2000年总统选举中,选民比过去更加看重候选人的道德品质和诚实,这使得前克林顿副手戈尔处于不利地位。这种观察似乎不再适用于特朗普时代。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但弹劾只是一个遥远的选择。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遇刺

    2016年的今天,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应邀在安卡拉一个现代艺术中心参加一个名为“土耳其眼中的俄罗斯”的摄影展。大家都认为防暴警察阿尔塔尼斯身着西装出现在舞台上的原因是他是俄罗斯大使的近卫。但他不是。

    阿尔塔丁人朝说话的卡洛夫开了几枪。直到他被土耳其安全部队打死,他才在大厅里踱来踱去,高喊“别忘了阿勒颇,别忘了叙利亚”,同时他还被暗杀,以此抗议俄罗斯对叙利亚政府的支持。

    美联社记者乌兹别克斯坦在混乱中拍摄了这一场景:即将被杀害的阿尔塔尼亚人举起左手,喊着口号,身后是倒下的俄罗斯大使。这张照片随后被分发到世界各地,并被选为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好莱坞奖)的年度照片。马奖后来引起了争议,陪审团主席斯图尔特·富兰克林公开表示反对。他说:

    “这张照片是关于杀戮的,凶手和受害者都生动地显示在里面。就人类道德而言,出版照片的争议与揭露恐怖分子斩首的争议几乎是一样的。

    斯图尔特·富兰克林,2016年好莱坞奖评审团主席

    来自:Tim Mossholder关于Unsplash的主题

    喜欢这篇文章吗?每天去应用商店看看不同的东西。